主办单位:四川省委宣传部、四川省文明办
    帮助中心    不文明投诉热线:
首页 > 线路推荐 > 全国 > 坝上:这里有个由摄影师造就的景观

坝上:这里有个由摄影师造就的景观

发表时间:2016-10-31 11:30:27|来源:中国国家地理

  有句话在摄影家中间广为流传,“在中国,有三大不适合评判摄影水平的地方,因为每一张都很美,比如坝上”,由此可见“坝上”的美和知名度。
  大概从10年前开始,一种典型的“坝上”景观渐渐风靡开来:在低缓起伏的山坡上,白桦林随着山脉的曲线伸展,森林并不连续,中间稀疏得当地镶嵌着一块块草甸,三两头牛羊散布其间……这是一种兼顾了森林和草原的景观,而且四季各不相同。当河北其他景点还在努力跻身北京旅游圈时,“坝上”早已越过华北平原,让远在广东、台湾的摄影发烧友们为它跋山涉水而来。

1.jpg

  很多去坝上拍片子的人,目的地就是红山军马场。这里位于河北省承德市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与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克什克腾旗的交界处,吐力根河为界河。由于地处大兴安岭余脉和阴山山脉交会处,这里山峦起伏,雾气弥漫。曾经,红山军马场因摄影人的作品而声名在外;现在,慕名前往的摄影发烧友也成为景观的一部分。摄影/坝上老高
  坝上出名要归功于“好摄之徒”
  夏天的时候,如果就北京人群的周末出行地做一份统计,你会惊讶地发现,前往坝上的人群最为庞大。每到周五晚上或周六早上,在北京德胜门、东直门、西直门等交通要塞,挤满了前往坝上的车辆,从只能坐5人的私家车,到载客量在50人左右的大巴车,人们纷纷在车前放着“某某坝上”的指示牌——因为坝上含义太模糊,常常有人坐错车。
  坝上并非一开始就这么火热,大概10年前,那里还只是少数摄影师才知道的“秘境”,他们在那里常常一待就是一整个秋天、冬天(似乎春天和夏天去的人总是很少),拍回来非常漂亮的、前文所说的典型“坝上”景观。东北多森林、内蒙古尽是草原,坝上结合了这两种景观,它受欢迎的程度,远超东北和内蒙古,而这样一种景观,竟然出现在大多数人以为既没有森林又没有草原的河北!

2.jpg

  坝上草原遥感图

  这个意义的“坝上”,其范围主要集中在河北省承德市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的塞罕坝、御道口和内蒙古自治区克什克腾旗的红山军马场等几个景点。当照片里的风景画渐渐见诸各大媒体、摄影节(乌兰布统草原风光摄影大赛、“御道口”杯坝上风光摄影大赛等等),越来越多的人受到照片的招引,纷纷前往现场,只为了验证那照片中如油画般优美的风景是否真的存在。前面所言北京周末出行坝上的热闹场景,仅是全国人民前往坝上的“沧海一粟”。

3.jpg

  拍摄地点 承德市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木兰围场
  位于河北省东北部的木兰围场,与内蒙古草原接壤,这里自古以来就是一处水草丰美、禽兽繁衍的草原,被誉为“花的世界,林的海洋,水的源头,云的故乡,珍禽异兽的天堂”。木兰围场的花海是你一定不能错过的景色,每年7月初到8月中旬,成片的狼毒花竞相开放在草丛间,给单调的绿色添加了一抹亮丽的色彩,同时这种植物也是草原荒漠化的“警示灯”。除了狼毒花,这里还有金莲花、油菜花、向日葵花,每年从6月初到9月末,你可以领略到不同花海与草原构成的迷人景色。摄影/金洪源
  摄影师的“坝上”其实是一个地理单元

4.jpg

  拍摄地点:内蒙古赤峰市克什克腾旗红山军马场对很多摄影发烧友来说,到坝上一定不能错过的一个项目,就是拍牧马。茫茫草原之上,看着万马奔腾,呼啸而过,并在视野中渐渐消失,有一种雄壮的美。现在牧马已经成为旅游项目,甚至有人开着四驱越野车在草原上追着马群拍摄(摄影/赵云)。
  但是如果你在地理学家面前侃侃而谈上文的“坝上”,他们并不同意,大众和摄影师们迷恋的“坝上”,并非真正,至少并非全部的坝上。
  在地理学家眼中,坝上是指内蒙古高原向河北省的过渡地带,海拔1200—1500米,因此又被称为坝上高原。它东、北、西与内蒙古自治区为邻,南界西起万全坝,经鱼儿山、狼窝沟、小厂、老窝铺,止于姜家店附近,这一带就是大家常说的“坝缘”或坝头。在行政区划上,坝上包括张家口以北100公里和承德以北100公里以内的大片地域,以及内蒙古克什克腾旗境内部分地区,其中河北尚义、张北、沽源、丰宁、康保和围场被称作“坝上六县”。

5.jpg

  拍摄地点: 承德市丰宁满族自治县丰宁坝上
  摄影/吴悦
  地理学中的坝上虽然知名度不高,常常被摄影师眼中“坝上”的盛名所遮掩,但它对河北很重要。大多人都只知道河北属于华北大平原,北边就是内蒙古高原,这个大平原是怎么迈向那个大高原的呢?原来就是因为这个坝上,才使两个地理单元得以阶梯式地过渡。地处华北平原的河北给人的印象多是一望无际的农田,顶多在边缘上有太行、燕山等山脉做花边,但这个坝上的出现和出名,使河北多了高原、草原、森林等景观,河北在景观上的意义更加丰满了。
  随着越来越多的摄影发烧友进入坝上,他们对坝上的挖掘也越来越深入,不仅从秋天和冬天扩展到了坝上四季,也从最初东边的塞罕坝、御道口、红山军马场一带,逐渐向西蔓延至丰宁坝上、张北坝上,现在越来越火的张北县草原音乐节,以及被誉为“中国66号公路”的草原天路的一段景观,也已经成为他们的热门创作地。他们“造就”的这些“坝上”景观也成为大众旅行的热门去处,而这些地方,以前只在地理学家的坝上范围内。

6.jpg

  拍摄地点 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克什克腾旗桦木沟蛤蟆坝
  塞罕坝是围场的核心部分,“塞罕坝”是蒙语,意为鲜花和美丽的山岭。森林和草原组成的塞罕坝林场,由一条界河(吐力根河)分为河北坝上和内蒙古坝上两部分。从围场县越过吐力根河,顺着潺潺的河流蜿蜒延伸,即可进入乌兰布统草原深处。这里担负着京津风沙防护栏的重任,也被称作北京的“后花园”。对北京人来说,只要驱车400多公里,在大半天时间内,就可以从钢筋水泥的都市森林,来到一望无际的人工林场和漫无边际的草场。摄影/周禹林
  塞罕坝最受摄影爱好者的偏爱
  随着坝上的草原旅游市场日趋成熟,现在人们常说的“坝上”,其实是指坝上的草原,其中以河北的张北坝上草原、沽源坝上草原、丰宁大滩草原(因离北京最近号称京北第一草原)、围场御道口草原风景区、塞罕坝森林公园,及内蒙古的克什克腾旗红山军马场、乌兰布统草原最为出名,在旅游网站上这些地方都被称为坝上草原。和内蒙古深处一望无际的草原不同,坝上草原集中了森林、草原、湖泊、河流、湿地、沙丘和沟谷等多种地貌,尤其以东北边的塞罕坝最为典型。

7.jpg

  拍摄地点
  河北省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
  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所在的区域是华北地区森林资源最丰富的地方,植被上是草原向森林的过渡地点,因此景观丰富、壮观。薄雾笼罩的松树林犹如一片秘境,让人心生向往。摄影/赵云
  塞罕坝即木兰围场,这里地处内蒙古高原与冀北山地的过渡地带,在西部御道口至白水,有一道自西南向东北蜿蜒的山岭,把全县分为坝上围场高原和坝下冀北山地两部分。这一带地势起伏,是草原和森林的交错带,也是华北地区森林资源最为丰富的区域,分布有华北落叶松、油松、白桦、山杨、蒙古栎、蒙椴等树种,集中了针叶林和落叶阔叶林2个植被类型和16个群系。
  “木兰”在满语里意为哨鹿,即士兵吹口哨模仿鹿鸣以此来引诱猎物出现。这里本是蒙古王的领地,在康熙北巡塞外时以“敬献牧场”的名义献给他,于是康熙在此设置围场,每年秋季带着满清皇室和其他官员在此举行狩猎活动,即“木兰秋狝”。当年皇家狩猎打围时,共设有72围,以山脉为界,坝上20围,坝下52围。

8.jpg

  拍摄地点
  内蒙古赤峰市克什克腾旗乌兰布统东沟
  东沟是乌兰布统草原上最美的地方,这里最先由摄影人发现,现在成为摄影发烧友和自驾车游客常去的地方。这里最漂亮的是那些沟谷,在极目四望的山峦中,不高的草坡无边无际,金黄的桦木林顺着山势绵延,山脚下平坦草地上牛羊缓缓走过,整幅画面静谧、悠远。摄影/周禹林
  当时的木兰围场山深林密,草丰水美,禽兽繁多,但到同治时,因国库亏空,宣布开围放垦,原始森林遭到了大规模的采伐,加之大量流民侵入,越界开垦、打猎,使森林资源和野生动植物资源遭到史无前例的破坏。解放后,好几代人费尽心思重建木兰围场,如今已是国内最大的人工生态林场。
  河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承德市摄影家协会理事周禹林对这片土地再熟悉不过了。他是围场县人,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开始拍摄坝上,至今已经有十多年了。他说自己是坝上的儿子,“我太熟悉塞罕坝了,那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全都装在心中”。在周禹林看来,众多个“坝上”中,塞罕坝的风光最具代表性,“由于张北坝上、丰宁坝上是相对平坦的草原,在视觉上容易产生审美疲劳,这两处从地貌和植被的丰富性上,与塞罕坝难以相提并论,因此这里更受摄影爱好者的偏爱”。
  塞罕坝最漂亮的是那些沟谷,比如摄影家开发出来的东沟、北沟、五彩山和大峡谷;有最美白桦林的桦木沟,谷底和河谷两岸生长着白桦、山杨和柞树,河流如同一线清水横贯其间;三拐子沟有两千亩油菜花和漫山遍野的金莲花;还有拥有起伏山峦的盘龙峡谷……
  作家舒乙曾经游历这里,也感受过这里景观的丰富层次,他写道:“坝上有湿地,有湖泊,有河的源头,有开车连续跑一个小时也看不见头的森林,森林又分白桦林和松树林,松树有落叶松、雪松、樟子松,有鲜花盛开的草原,花色一星期一变,加上蓝天白云,仿佛大自然一切美的要素都赐给了这里。”
  名噪一时的张北坝上
  张北坝上所在的张北县,是河北省最贫瘠的地区之一。这里资源并不丰富,除了少量矿产、蔬菜、风电之外,茫茫坝上曾被认为是造成张北贫瘠的原因之一,但近年来这里却成为很多摄影发烧友和游客的新宠。
  2009年,第一届草原音乐节在张北县的中都草原举办,至此每年夏季,音乐都会通宵达旦地响彻张北草原的夜空。音乐节所在的中都草原地处内蒙古高原与华北平原的过渡地带,这里既有辽阔的坝上草原,又有肥沃的千里农田,是游牧文明和农耕文明重要的交汇点和结合点。元代时,这里是与大都(北京)、上都(开平)齐名的三都之一,是皇室宗族巡幸避暑胜地。即使在北京流火如炙的8月,这里依然清凉如水,静谧祥和。
  在草原音乐节之外,全长132.7公里的张北草原天路似乎像明星一样一夜爆红,沿路景观的照片在各大旅游网站、论坛和微信朋友圈大范围传播。作为旅游新宠,草原天路的知名度与日俱增,有“中国版66号公路”的美称。
  草原天路位于张北县境内南部坝头和崇礼县的交界处,是连接崇礼县塞外风景区和张北草原风情区的一条重要通道,也是一条景观之路,沿途有大圪石柱群、古长城遗址、野狐岭、桦皮岭等景点以及华北面积最大的风车和塞北梯田等景观。
  蜿蜒的道路、湛蓝的天空、壮丽的草原、众多的风车已经成为草原天路的标志性景观。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坝上的魅力已经开始吸引了不少的摄影爱好者。在周禹林的印象中,来坝上拍摄的最早以广州一带的南方摄影人为主,后来,逐渐地被港台和海外摄影师所青睐。
  “南方是改革开放的前沿,很多摄影爱好者,不论从器材还是摄影观念,都比较开放和大胆”,周禹林说,在他印象中,当时很多南方来的摄影师到坝上摄影,时间长达一个月,甚至连春节都在这里度过,“吸引他们来坝上的原因,就是这里的景观独特性。对于习惯了南方山水的人来说,坝上风光与之形成了强烈反差,带给他们特别大的震撼”。
  从2000年左右开始,随着坝上景区开发的日臻成熟和知名度的提高,越来越多国内甚至海外游客、摄影爱好者蜂拥而至,坝上已经远远超越了原本的地理概念,成为一种具有独特审美特质的景观代表。但同时,也给真正的、有独特追求的“摄影家”提出了挑战。当网络中开始充斥着各种各样坝上的照片后,从摄影的角度来说,它的稀缺性和震撼性就在下降,一些专业的摄影家开始放弃这个地方。

9.jpg

  拍摄地点 张家口市张北县中都草原
  张北坝上所在的张北县在世人眼中一直是贫瘠的代表,直到草原音乐节在张北中都草原成功举办,才让这个冀北小城吸引越来越多的眼球。到了第三届张北草原音乐节,3天内观众已达30万人,自驾车12万辆,火爆程度之大、影响收获之大超乎想象,被媒体称之为“日趋完善的草原盛宴”。摄影/袁玉勤
  周禹林见证了坝上这些年的变化,景区经过大规模开放,在景观的原生态方面已经远远不如上世纪80年代,道路、车辆、游客的增多都在增加拍摄的难度。不过,对他而言,由此带来的另一重影响则是挑战,“既然大家对这里的景观都不再陌生,如何拍出更有独到意境和思考的作品,是对摄影家真正的考验”。在他看来,从这个意义而言,坝上更是检验摄影人水平的标尺。
  坝上四季的景致都不同,而大多数摄影人最喜欢的季节是冬季,极度的寒冷让很多游客却步,却让真正的摄影人魂牵梦绕。冬日的坝上,银装素裹,少了喧闹,多了一份宁静。一片白茫茫之中,仍然有牛羊和牧人在活动,这种天地之间的肃杀、静谧和生命的倔强,都带给人极大的震撼。(文/ 稻城 闵杰)

编辑:赵若愚